1. <var id="v6sz6"></var>
        1. 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双眼皮整成大小眼,武汉艺龄医院:医生已离职,资料被老鼠咬坏

          本来只是陪朋友做一次美容,没想到自己却开启了一场噩梦。

          2018 年 4 月 25 日,来自孝感的汪君(化名)陪朋友来到武汉市江汉区的武汉艺龄医疗美容医院就医,见汪君一个人坐在大厅等待,一名周医生主动上前攀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周医生的一番劝说之下,汪君于当天花费 12000 元进行了双眼皮手术。

          (手术前后对比)

          后悔莫及:原本就是双眼皮,现在成了大小眼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汪君至今都匪夷所思。

          没有医疗方案,没有家属陪同,不知道医生是谁,汪君就这样上了手术台,想起当时的冲动,汪君的声音带上了懊悔的哭腔。她说:" 我原本就是双眼皮,谁看见我都说我慈眉善目的,现在看人都说我在瞪人,两个眼睛不一样大,我平时都不敢抬眼睛。"

          原本汪君期盼着能得到一双更完美的眼睛,哪知第一次手术抽线之后,双眼皮不仅一直没有恢复好,眼睛还一直泪流不止。到省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汪君的眼睑闭合不全,但她却并没有选择到医院治疗,而是继续在武汉艺龄医疗美容医院进行修复,分别在 2018 年 10 月 20 日、2020 年 10 月 20、2021 年 4 月 11 日进行了 3 次修复手术。汪君说:" 我只想着给我做好就行,也不想闹事,是艺龄美容医院第 3、4 次给我做手术的欧阳院长让我去三甲医院看看,我才去的。"

          被迫修复:第三次修复手术又交了 6000 块钱

          (事发医院:武汉艺龄医疗美容医院)

          汪君说:" 脂肪是做第 1 次手术的时候切的,在艺龄的第 3 次修复手术时又从大腿上抽了脂肪填充,疼得不行,那次他们几个人围着我,耗了 4 个小时,要我又交了 6000 块钱。"

          2021 年 6 月,汪君在湖北武汉的同济医院、协和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等多家三甲医院进行咨询,诊断结果为 " 重睑术后暴露性角膜炎、裂隙灯检查角膜上皮损伤 "。

          " 甚至有医生告诉我有失明的危险,我害怕极了 ",汪君不安地向记者倾诉。身为湖北孝感人的汪君频繁在武汉就医,开始了武汉、孝感两地奔波之路。

          医院问诊:平衡被打破了,泪腺损伤了

          2021 年 10 月 11 日早上 10 点,汪君再次来到武汉同济医院问诊,整形美容外科副主任医师王海平看见汪君第一眼就问:" 切了脂肪的?" 仔细检查了汪君的眼部情况后,他说:" 你这个眼睛现在肯定是做不了手术的,也没有必要去做,对你来说,现在你的眼睛功能比外形更重要。" 王海平认为现在再做手术反而会加重眼睛的问题,他还说:" 即使眼睛恢复之后,也要等 1-2 年才能再做手术。" 至于能不能将双眼恢复成同样大小,王海平也不敢保证。

          10 月 11 日下午 3 点,汪君又来到同济医院眼科检查,副主任医师刘荣说:" 目前只能保守治疗,平衡被打破了,泪腺损伤了,后期要重新建立新的平衡就很难,什么时候能好不知道,只能慢慢看恢复情况。"

          眼睛恢复时间不确定,那双眼皮的修复就更是遥遥无期了。

          看完眼科,时间来到了下午 4 点,一天又过去了,汪君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眼药水、药膏、棉签等物品,这些是她每天都要用的东西,她说:" 我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我每个星期都要来武汉看病拿药,因为这个我还被降级了,收入大打折扣。"

          整形机构:接待人员加快步子急忙逃避

          眼睛的疼痛、容貌的损伤、经济的损失,汪君要找艺龄医疗美容医院讨说法。

          2021 年 10 月 11 日,一来到武汉市江汉区艺龄医疗美容医院,汪君就认出了第一次接待她的周医生,这位周医生一看到汪君却一言不发,急忙逃避,加快步子走开了。随后,一位自称是美容医院法务部负责人的张某接待了汪君和记者。

          张某表示,汪君的情况他基本都了解,也在积极对接。但是双方对于赔偿金额分歧太大,汪君方面提出的赔偿包括手术退费、误工费、交通费、伤残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 35.7 万余元,而艺龄方面只愿意承担第 1 次手术费用退还和部分交通费用,双方提出的金额相差十几倍,张某说:" 如果说随便一个顾客说手术失败了,要赔钱,我还做什么生意呢?" 他还是建议汪君进行鉴定之后再商谈。

          机构 " 辩解 ":手术医生已离职,资料已被老鼠咬坏

          对于汪君的情况,记者提出几点疑问:

          1. 对于一个第一次来美容机构的人,当天就可以进行手术吗?有没有正规的流程、协议?

          2. 为什么汪君两次手术转账给机构,收款方却是 " 武汉市好邻居日用百货超市 " 和个人 " 魏金军 "?医院的官方收款账户为何是一家超市?魏金军又是谁?

          3. 如果美容机构并不认为第一次手术失败,为什么会提出免费修复?又为什么会在第三次手术时再次收费?

          4. 劝说汪君手术的周医生是医生还是工作人员?有无资质?

          5. 第一次给汪君做手术的医生是谁?有没有从业资质?

          对于这些问题,张某给出的回答是:首先,当天进行手术的情况在艺龄是正常的,但流程都没有问题;其次,收款方面他不清楚,魏金军是谁他也不知道;而免费修复是艺龄对所有顾客提供的后期保障,并不能代表承认手术失败,至于第 3 次收费是做的 " 川字纹 "、脂肪填充,与双眼皮手术无关。

          (第三次手术单据显示:修复双眼皮)

          记者询问周医生是不是医生,张某先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记者追问周倩是否有职业医师资格,他又表示还不太了解。

          记者提出是否可以请给汪君做手术的医生或者周医生聊聊的时候,张某表示,给汪君第 1 次做手术的医生已经离职,第 3、4 次做手术的欧阳院长不在,而周医生身体不适不方便接受采访。

          记者问张某是否代表艺龄方面的态度,先前自称法务部负责人的他却说自己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

          在离开之前,汪君表示想要回自己的相关材料,张某说,因为疫情原因,仓库的资料被老鼠咬坏了。汪君说:" 当时登记的是电子版。"

          患者索赔:误工、降职,伤残鉴定还在路上

          汪君表示,她提出 35.7 万元的赔偿,这个数字不是随便说的,也绝对没有狮子大开口。她拿出了自己的收入证明,上面是显示,在 2016 年她的月均佣金收入为 47422 元。汪君表示," 我从 2018 年至今耽误了不少时间,还受到了职务降级处理,误工费索要 167671 元绝对不多 "。

          汪君的代理律师表示:"35.7 万元其中的残疾赔偿金 73412 元,是根据最轻级的十级伤残的结果来算的,是用来协商的,如果走法律程序还是要等伤残鉴定结果。"

          汪君也将自己的情况向武汉市江汉区卫健委进行了反映,在卫健委的督促下,艺龄方面向汪君进行了两次不足千元转账,之后再无下文。

          现在双方私下协商不成,最后赔偿结果还需要一个权威机构来进行鉴定,汪君说江汉区卫健委方面表示相关材料已经送到武汉市医学会,让她耐心等待,记者连打数个卫健委电话,却无人接听。

          汪君说,近期会再来武汉进行立案,必须走司法程序,至于结果如何,后续进展长江云头条频道会持续关注。

          来源:湖北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记者 关竹易 关竹诗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 | 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