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ar id="v6sz6"></var>
        1. 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九派新闻 10-14

          湖南省副检察长被查,六旬老人举报 8 年:一家老小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委屈时躲在房里哭

          日前,湖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刘建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湖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尽管省纪委 3 天前就有口头通知蒋参林,但这位 69 岁的老人一定要自己亲眼看到官网上公布的消息。早在 2013 年,他就向湖南省纪委举报时任湘潭市副市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的刘建宽与商人申爱虎存在利益输送关系。

          他指控,申爱虎在与其合伙开发项目期间,将公司大量资产转移,用公司资产进行个人享受和贿赂官员,并对其家人实施恐吓、殴打。刘建宽则利用自身权力为申爱虎的违法行为进行掩盖、提供庇护。

          蒋参林自称,申爱虎、刘建宽两人勾结一起,致使自己一家从几千万的家产到如今被法院列为失信人员,甚至于一家老小吃饭都成问题。

          2014 年,蒋参林通过媒体举报了刘建宽通过商人申爱虎,在老家娄底涟源修建豪宅别墅一事,该事件经报道后,引发舆论热议,尽管当年湖南省纪委发布了已关注此事,正在核实的消息,但调查结束始终未能公布。

          同年,刘建宽由湘潭市副市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调任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

          此后,蒋参林一家始终坚持举报刘建宽与申爱虎,但未能有所效果。2016 年 7 月刘建宽任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申爱虎也成为民间口中的 " 永州首富 ",并在邵东县修建了近 7000 平方米的豪宅。

          直到如今,刘建宽被省纪委带走调查,蒋参林一家也从朋友处得到申爱虎被调查的消息。对于如今局面是否值得。蒋参林告诉九派新闻,不值得,但没有办法,他们要逼死我,我只能将生死抛开。

          " 十八层地狱,我不知道我在第几层,现在刘建宽也来了,很快申爱虎也会进来 "。

          道不相同

          蒋参林在永州市房地产行业深耕多年,尽管与同为永州商人的申爱虎有过交集,但他对申爱虎并不相熟,也从无合作意向,用蒋参林自己的话讲," 和他都不是一路人 "。

          永州农村出身的蒋参林算得上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生意人,与当年涌向沿海城市的人不同,他凭借能拉板车的壮士身子,选择了在青藏高原卖眼镜。因为竞争少,为人又踏实肯干,很快的,蒋参林就成了当时少有的万元户。

          商品房制度施行后,蒋参林又成为第一批商品房购买者,并迅速反应,进军房地产行业,开发了江南国际数码城等一众地标式项目。2010 年,蒋参林再次被选举为宝庆商会副会长,其自述,被选上是因为诚信、可靠。

          与蒋参林不同,申爱虎的经商之道则要 " 野 " 得多。

          据多名人士透露,申爱虎经商喜欢跑关系,与其合作的生意伙伴也少有能拿到应得款项的,不少生意伙伴的资金还会被其 " 吃掉 ",哪怕是家族亲戚,也一度会被利用坑骗。

          原广西质量技术监督局巡视员(正厅级)段一中的受贿刑事裁定书中详细记载过申爱虎的行贿细节。

          段一中的供述及自书材料显示,申爱虎先是通过段一中的同学找到段一中,并在两人第一次见面就留下了一个装有 5 万元现金的信封。不久,申爱虎又宴请段一中,并在酒席上提出希望段一中能帮忙解决工程上的问题。待事成之后,申爱虎又主动前往段一中办公室给其送 5 万元。

          偶然相逢

          不是一路的两人能开展合作,蒋参林的女婿李伟(化名)只用 " 命 " 来解释。

          2010 年,在永州经营房地产多年的蒋参林相中了广西防城港市北部湾的一块土地。同样是那一年,常在永州、湘潭两地做生意的申爱虎也相中了同位于北部湾附近的另一块土地。

          同年 11 月,蒋参林在防城港市国土资源局内咨询土地拍卖问题时,与同为土地而来的申爱虎偶然相逢。蒋参林本想问询申爱虎,两人是否竞拍同一土地,但问题还没出口,申爱虎先一步询问蒋参林,是否有兴趣一同开发其相中的土地。

          申爱虎相中的土地为防城港市港口区金花茶大道 77 号地,即现防城港市铜锣湾小区。早在 10 年前,该土地就因靠近海湾,周围遍布机关单位而显得极具开发潜力。申爱虎看到了这一点,蒋参林也看到了。

          为了能在一众开发商中顺利竞拍,随后的拍卖会上,蒋参林听从了申爱虎的建议,放弃了早前相中的土地,将回笼的资金用来协助申爱虎竞拍铜锣湾小区的土地。最终,两人以远超预算的 1.5 亿元拍下此地。

          拍得土地后,迫于资金压力,申爱虎又找来蒋华山一同投资,蒋参林则找来宋慧平。四人一同出资创办了防城港皇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中,蒋林参占股 15%,其公司认缴资本费用加土地购置费一共出资 2550 万元。

          与虎谋皮

          与申爱虎合作,在女婿李伟看来,无疑于与虎谋皮,但蒋参林却认为申爱虎的所作所为旨在搞钱,现在申爱虎有钱了,顾及自身地位也不会乱来。更重要的是,公司成立后,蒋参林一家掌管财政,公司出纳则由蒋参林推举的宋慧平家亲戚担任。

          不过,事情的发展很快就超出了蒋参林的设想。他发现,原本安排来管公司财务的大儿子,在公司的地位不如一个临时工,对公司财务状况也不甚了解。不久,蒋参林的女儿蒋小奇接替了大哥在公司的职位。

          蒋参林称,女儿蒋小奇在管理财务期间,发现公司的很多账目对不上,其指控申爱虎将公司的许多财产用于个人消费,并用公司钱财来行贿官员。

          蒋参林指控,截至 2016 年,公司项目回款达 13 亿多,但其分文未得,公司利润均由申爱虎伙同他人侵占。为此,蒋参林出具了一份由第三方会计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用以佐证。但九派新闻注意到,在(2017)桂民终 567 号判决书中,广西高院认为,该审计报告为蒋参林单方面委托进行的审计,未得到公司及其他三位股东认可,依法不予以确认。

          此后,蒋参林一家多次就此事与申爱虎发生争执。随着铜锣湾小区的持续开发,两者之间的矛盾越发不可调和。

          最终,争执演变为了暴力冲突。

          举报副市长

          根据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出具的《关于对永州市人大代表申爱虎呈报逮捕强制措施的审查报告书》显示,2013 年 5 月,公司后勤部长赵某新非法安装跟踪器跟踪蒋小奇,并将情况汇报给申爱虎。

          同年 6 月,赵某新又受申爱虎指使,纠集社会人员故意制造交通事故以达到纠缠蒋小奇的目的。6 月 10 日,赵某新等人再次围堵蒋小奇,并对其实施殴打。

          报告书还显示,赵某新等人在被抓获后,交待了受申爱虎指使打砸蒋小奇车辆的违法事实,查获的证据也显示申爱虎涉嫌寻衅滋事犯罪。因申爱虎系永州市人大代表,遂暂未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按相关规定呈报冷水滩人民检察院。

          另据南风窗报道,此案相关人员被判处了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不包括赵某新。案件受申爱虎指使一事,法院对此没有认定。

          蒋参林指控,申爱虎之所以在上述事件中被高高举起后,又被轻轻放下,皆因其有刘建宽作为?;ど?。

          在蒋参林的叙述中,申爱虎曾将公司钱财用于为刘建宽在老家修建别墅,并为其购置全套红木家具。蒋参林称,别墅前后花费近 500 万,红木家具花费近 200 万,负责红木家具的正是逃脱法律制裁的赵某新。

          2013 年,暴力冲突发生后不久,蒋参林向湖南省纪委举报了时任湘潭市副市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刘建宽,蒋参林在信中称,刘建宽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申爱虎在项目上提供便利,并包庇申爱虎违法犯罪的行为。

          漫长的拉锯

          第一封举报信寄出的近 30 天后,蒋参林等来了省纪委的相关人员。他一度认为 " 胜利在望 ",只是在纪委找其两次之后,相关问题再无回应。

          蒋参林自认提交给纪委的材料扎实详细,举报未能收到任何正面回复后,焦虑、惊恐的情绪开始在家中蔓延。

          因刘建宽曾任永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蒋参林一再要求,与永州市公安局同在一条街的女儿搬离,但因资金问题未能成行。

          举报无果,蒋参林于 2014 年向媒体举报了申爱虎为刘建宽在老家修建豪华别墅一事,事件一经报道便引发舆论热议。同年 3 月 30 日,湖南省纪委做出了已关注、正在核实的回应。但此后调查结束始终未能公布。

          时任湖南省纪委工作人员在其个人微博上发文称,据其了解,房屋建设费用是由刘建宽一众姐弟共同出资修建,其修建目的是为了赡养母亲,工程造价也远低于网传的造价。

          3 月 30 日,人民网发表署名文章《省纪委官员为副市长别墅 " 背书 " 不妥》,文章质问,当地纪委为何不愿直面群众,拐弯抹角借上级领导之口 " 公布结论 "?

          同年 10 月,未能等来纪委通报的蒋参林却等来了刘建宽调任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的新闻。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失望成了其唯一的情绪。鲜有抽烟的他开始一天 3 包。

          蒋参林开始向国家纪委等部门举报,尽管鲜有回复,但其一直不断的寄送举报材料。

          2016 年 7 月,刘建宽担任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得知这一消息后,蒋参林停掉了寄送举报材料。

          蒋参林给的解释是累,一方面举报材料能寄送的地方都已寄送,现已无处可寄送,另一方,此前因投资铜锣湾小区所拆解的贷款到了还款日期。

          失信名单

          到底欠下多少外债?蒋参林也没有细算过,但笼统估计,本金加利息得有 2 亿多,这源于他当年许诺的 " 两分息 "。

          蒋参林最初的设想是用自己手上的资金加上民间贷款来注资开发铜锣湾小区,再用小区开发成功后的回笼资金偿还民间贷款。

          从某种意义上讲,蒋参林的计划很成功,小区一期顺利出售,公司回笼大额资金,靠着分红的钱,本可以偿还其贷款。但申爱虎打断了这一计划,蒋参林称,不仅没有拿到公司分红,演变到最后连本金没有拿出来。

          房地产行业的高杠杆、高周转的性质决定了小企业的低容错率。

          没能及时偿还的债务冲击着蒋参林半辈子攒下的口碑,因为举报政法系统高官,原有的生意伙伴大多与其保持距离,蒋参林可回旋的余地越来越小。

          最终,他被永州市冷水滩法院列为失信名单,同为失信人员的还有女儿蒋小奇,和给他做担保的女婿李伟。

          限高之后,一家老小三代人的生活全由儿子和儿媳打零工来维持,甚至于偶尔还需要退休的老丈人接济。因为钱的事情,家里没少爆发争吵。最委屈时,早已年过半百的蒋参林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泣," 但只要要债的电话一响,马上又要陪着笑求人宽限。"

          2018 年后,蒋参林陆续与其他举报者取得联系,在汇总材料之后,众人决定开展联名举报,该举报行动一直持续到刘建宽被查。

          刘建宽被查之前,在湖南曾被视为 " 打黑英雄 "。公开报道显示,他曾参与查办过当时湖南最大涉黑案——涟源谭和平案,以及湘潭贺义山案。

          杂志《啄木鸟》于 2002 年 9 月刊登的《特别银行 - 湖南警方侦破 " 三平 " 特大黑恶势力纪实》一文,详细记载了谭和平案。" 公安局四楼东头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位英气勃勃的中年警官坐在临窗的座位上,在长达 74 页的‘谭和平、刘小平、张良平特大黑恶势力团伙案主体部分的结案报告’扉页上,用黑色派克笔重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刘建宽!"

          在红网 - 百姓呼声留言板上,至今还载有湘潭市民张某于 2011 年 1 月留言的《感谢刚正不阿的当代包青天:湘潭市公安局刘建宽局长》。

          2014 年,刘建宽调去省检察院之前,曾在湘江评论发表了《加强文化建设 锻造过硬队伍》一文,文章指出,治病于初起," 一次守不住,次次都让步。" 拒腐防变没有底限。用好小权力。公安民警个个都有执法权,要做到公权不私用、执法不跑偏、权钱不交易,小权力服务大民生。管好小爱好。人有所爱,必有所好,小爱好往往被人投其所好,变异成大腐败。脱离小圈子。不要拉拉扯扯热衷于圈子文化,盲目相信圈子,防止交友不慎," 小圈子 " 变成 " 大圈套 "。

          文章还强调,要健全完善思想教育、制度防范、警务督察、纪律惩戒等工作机制,对民警队伍中发生的违法违纪问题,坚持早发现、早提醒、早纠正、早查处,坚持有案必查,查案必处,惩处必严,绝不养痈遗患,自毁长城。

          永州,曾因柳宗元的《永州八记》的闻名天下,也是刘建宽仕途中重要的一环。但鲜有人知道,柳宗元还曾在永州写过《封建论》," 夫天下之道,理安斯得人者也。使贤者居上,不肖者居下,而后可以理安 "。

          武汉晨报记者 张锦霞 湖南永州报道

          【来源:九派新闻】

          以上内容由"九派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标签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